您所在位置:> 廣東網首頁 > 科技 > 正文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時間:2018-12-13 09:43:21 來源:廣東網資訊 評論

  新浪科技 樊夏奎

  共享單車的“風“停了,共享充電寶卻還在拼命“掙扎”。

  2017年3月,共享充電寶蹭上共享單車的熱度站上“風口”,隨后的短短一個半月時間里,共有11筆融資、近35家機構進入共享充電寶行業,總融資額高達12億元,并吸引了阿里、騰訊、小米等巨頭紛紛注資。

  然而“狂歡”僅持續了半年,到2017年底,行業內就頻頻傳出“融資失敗”、“花樣裁員”、“批量倒閉”等消息,共享充電寶是“偽需求”的聲音也愈喊愈烈,資本開始回歸理性,今年3月,小電科技宣布完成數億元人民幣B+輪融資后,市場上就再也沒有出現其他共享充電寶獲融資的消息。

  資本遇冷,企業擴張速度也隨之放緩,整個行業趨于沉寂,這個賽道的“風”僅吹了一年。對于賽道上的創業者來說,一年時間太短了,短到他們還沒來得及“大決戰”,甚至連拼“融資”、拼“靠山”的機會都沒有。

  所以,一些在前期跑馬圈地中落下風的企業,開始想方設法給行業“加戲”。專利戰,便是共享充電寶行業搶奪“C位”的一大手段。

  來電拿起“專利”武器

  來電科技是“專利戰”的發起者和集大成者。早在共享充電寶爆火之前,來電就開始在行業里揮舞起知識產權的大棒。

  2016年7月22日,來電以侵犯其3件實用新型專利權為由,將競品“云充吧”告上法庭。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并賠償60萬元。這次訴訟打響了共享充電寶“專利戰”的第一槍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該案整整持續了一年,最終以云充吧敗訴、賠償40萬元結案。在這一年里,來電還“順勢”將專利的戰火燒到了整個行業,從2016年7月到2017年年初,來電共發起或參與了40多件訴訟,金額高達7000萬。其中,來電與街電之間的“互撕”則最令人瞠目結舌。

  2017年3月30日,來電起訴街電、湖南海翼電子商務股份公司專利侵權,訴狀中涉及的專利包括“充電夾緊裝置”、“吸納式充電裝置”等7項發明/實用新型專利。

  2018年5月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一審判決認定,街電侵犯來電專利成立,責令街電停止侵權行為,并賠償來電200萬元。

  一審判決后,街電方面表示不服,并對來電展開反訴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針對來電持有的7項爭議專利,街電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發起了無效宣告請求。同時,街電對外發布聲明稱,來電將未生效的判決發函給街電合作伙伴,并通過媒體報道制造輿論壓力,對此,街電認為來電違反了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的商業規則,將其訴至法院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11月30日,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維持原判:街電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并賠償來電經濟損失共計200萬元。

  對于此次判決,街電方面承諾會尊重規則,稱將在全國范圍內開展街電產品升級服務,會為合作商戶提供上門服務,進行產品升級。

  但對于來電掀起的“專利戰”,街電依舊不服,并認為來電一直利用專利碰瓷,進行商業低毀等不正當競爭。此外,街電還爆料稱來電“近期還以專利勒索8億元巨款,甚至要求街電對來電進行遠超其市場價值的收購。”

  不過來電方面并未對街電“碰瓷言論”作出回應,來電只是要求街電及其合作商家執行法院判決,立即停止擺放和使用侵權產品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這次終審判決并沒有讓雙方“息兵罷戰”,2018年12月11日,街電COO何順發內部信稱,在維權路上街電不會放棄,也在積極要求更高規格的司法部門介入,捍衛街電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。并表示“我們會在正面戰場上,徹底擊潰那些動機不純的競爭對手。”

  顯然,來電、街電的矛盾仍在繼續。

  專利戰背后的江湖

  共享充電寶是一個門檻較低、模式容易被復制的行業,因此,技術壁壘成了共享充電寶企業重要的“護城河”之一。

  成立于2014年8月的來電,是最早在專利方面進行布局的共享充電寶企業。早在2015年2月,來電就遞交了第一份專利申請,截止2018年11月,來電已申請了85項專利。,這也是來電頻繁發起“專利戰”的底氣所在。

  來電科技CEO袁炳松早前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等媒體采訪時曾自信地表示,“后進的廠商只要做吸納式掃碼借電,就不可能繞開我們的專利。”

  而對于共享充電寶行業的玩家而言,專利訴訟的威力確實不小。2017年在專利戰中敗下陣來的“云充吧”,就曾不得不按判決下架大量產品,在企業發展的關鍵點上被“銬上枷鎖”,云充吧的擴張速度被明顯拖慢,“云充吧曾經屬于第一陣營,但是由于此前的專利侵權訴訟,讓其錯過了2017年的一波風口,最終掉落到第二梯隊。”來電科技CMO任牧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次法院針對街電侵權案的判決中,除了賠錢外,街電還被判處 “停止使用涉案Anker設計12口產品”以及“合作商家和合作伙伴立即停止擺放”。

  這兩項判決對街電的影響有多大?一名接近街電的業內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稱:“12口型機柜在街電所有產品中占比高達20%,如果真按法院判決的結果來執行,這些產品就都必須下架,損失太大了。”不過據新浪科技調查發現,街電并未對侵權產品進行下架操作,只是在判決后的幾天內,對產品進行了線上升級。

  另一方面,法院判決中針對“合作商家和合作伙伴”的部分,則會讓提供場地的商戶們提心吊膽。因為如果商戶繼續在經營地點為街電提供充電寶租賃服務,很有可能會承擔連帶的賠償責任。這次判決,將給街電今后的市場擴張制造極大的障礙。

  來電拿著“專利武器”大殺四方,其他企業也不甘坐以待斃,紛紛開始搶奪專利制高點。

  2017年5月,街電董事長、聚美優品CEO陳歐高調宣布,斥資1億從“共享充電寶之父”劉同鑫購得三項發明專利權,包括共享充電寶充電箱、充電更換系統及充電方法等三項發明專利。

  陳歐將這些專利視為為聚美、街電最大的底牌。“專利有可能讓之前兩三家(行業巨頭)拼命燒錢,直至被逼并購的結局,變成通過專利直接結束戰斗。”陳歐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稱。

  買下“核心”專利后,街電立即對來電發起反擊,2017年7月14日,街電關聯企業針對競爭對手來電及其合作伙伴的三起專利侵權訴訟,索賠300萬元。當時,有業內人士認為,“街電拿到這三項專利后,已經獲得專利戰的主動權, 和來電的糾紛將告一段落。”不過,從目前的事件進展來看,街電花1億元買來的專利并未奏效。

  除了街電,怪獸充電就曾在今年8月底宣布,自家產品通過移動電源新國標外觀及標識、接口、電性能、安全保護功能、安全性等五大類20小類的檢測項目。

  怪獸充電創始人蔡光淵也表示,“我們看中專利,正在各方面做專利儲備,但這不是一蹴而就的,大概需要兩三年時間。”

  共享充電寶行業“拼刺刀”

  專利布局很重要,但并不是影響共享充電寶企業生死的第一要素。

  共享充電寶是一個強運營項目,一方面,企業需要通過“燒錢”快速爭奪線下門店場景,另一方面,它們也要靠運營來培養用戶消費習慣,搶占用戶心智。在資本退場、行業冷卻的背景下,企業紛紛開始尋求跨界合作,試圖從不同的角度奪取更多用戶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今年6月,怪獸充電宣布與共享辦公企業WeWork達成合作,將在公共辦公區、茶歇處等人流高頻流動的場景設立隨身充電寶。11月初,來電宣布推出帶無人貨架的新機柜,希望將共享經濟和新零售結合起來,以進一步拓展使用場景,同時,來電在2017年底就開始籌謀“出海”,據悉,來電目前已正式在印度尼西亞和俄羅斯落地。

共享充電寶專利戰背后:盈利能力匱乏 兼并大潮將起

在網紅企業家陳歐的光環照耀下,街電的風頭和勢頭更猛,在場景拓展上,街電對酒店、機場、火車站、商場等人流量大的區域實現全覆蓋,在品牌宣傳上,陳歐也是盡心竭力,除了 和王思聰的“吃翔賭局”外,陳歐還親自攜街電亮相真人秀綜藝《奇妙的食光》,并在節目中拼命向嘉賓“引薦”,讓街電賺足了鏡頭和話題。

  然而,在共享充電寶“專利戰”和“借勢營銷”背后,透露出的是行業盈利模式的薄弱。

  目前,大部分共享充電寶企業的盈利來源仍以租賃費用為主,其余包括廣告收入、周邊產品售賣等的收入微乎其微。而共享經濟的“老大哥”共享單車的經歷證明,僅靠租賃費無法活下去。

  據聚美優品財報顯示,2017年全年,街電為聚美優品貢獻了1%的營收以及340%的凈虧損,虧損額達1.33億。

  進入2018年以來,雖然有多家共享充電寶企業宣布實現部分盈利,“但沒有一家企業敢公開自己的具體財務狀況。” 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資深業內人士向新浪科技表示,“大家的數據其實都不好看,處境都很難。”

  來電任牧近日在公開場合表示,2019 年整個共享充電寶行業會出現兼并、收購大潮。“一個企業年營收 5 個億以上,可能才會具備被兼并、收購的價值。如果它的年營收低于 5 個億,可能連兼并、收購的價值都沒有。”

  目前,盈利難題已經成為橫在共享充電寶企業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。為了在’兼并戰’來臨前吃壯一點,各家很可能會陷入惡性競爭的循環里。上述業內人士稱, “這個看似風平浪靜的行業,實則暗流涌動,大家要開始拼刺刀了!”

編輯:MT19

分享到:
0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相關都市
    無相關信息
編輯推薦
科技 更多 >>
體育 更多 >>
娛樂 更多 >>
3分pk10技巧稳赚买法 南宫市| 开原市| 隆林| 沁水县| 和硕县| 定南县| 渭源县| 射阳县| 安西县| 大关县| 辽阳市| 阳城县| 文安县| 青铜峡市| 石柱| 靖远县| 大余县| 湖北省| 巴中市| 喀喇沁旗| 新源县| 安平县| 平乡县| 许昌县| 商丘市| 贵德县| 缙云县| 随州市| 米易县| 黄山市| 德兴市| 江山市| 商城县| 盘锦市| 庆阳市| 温泉县| 尼勒克县| 南涧|